栏目导航
在淘宝盖楼的第11天我选择花30块买1000层……ww
时间:2019-11-09

  是今年双十一淘宝盖楼挑战赛的重度玩家圈中的术语,是指原本落后的队伍在当天晚上战队PK结束前十分钟突然反击,在短时间内赶超原来领先的战队,原本领先的战队只能望“楼”兴叹。

  今年是双十一的第十一个年头,淘宝今年继续“现金+游戏”的打法,带动一大批“狂热者”为双十一预热造势。10月底,淘宝推出“双11合伙人,抢20亿红包”的活动,也就是淘宝盖楼挑战赛。“盖楼”小游戏上线亿用户,还衍生了一系列有趣的表情包。

  盖楼采取的是队伍与队伍之间的PK模式,允许最多五位好友组成一支队伍参与盖楼挑战,高楼的等级可以通过队员上线助力、拉人助力等方式提升,最后按照高楼的高矮和等级来衡量胜负。

  在10月25号到11月9号这十五天里,每天强制入场和其他队伍比赛,获胜的队伍获得红包奖励。而且越到高级场次战况越发激烈,各种助力群应运而生,互换助力,甚至连淘宝客服都被买家要求点链接。

  “买楼卖楼”市场,微信、微博、淘宝、闲鱼上卖楼的信息比比皆是,催生了一个新的圈钱产业链。

  “盖楼”背后的心理机制但在此次盖楼挑战赛中,淘宝似乎走上了拼多多经典的“拉人头”的奖励套路,压榨式的游戏规则成了最大的败笔,没有将用户体验放在第一位。因此活动推出后三四天,许多网友吐槽其花里胡哨、没意思,盖楼活动的口碑出现了断崖式下跌。然而,用户虽然苦套路已久,嘴上吐槽,心理上却仍然愿意参加该活动。

  1.竞争机制下的胜负欲为了维系玩家活跃,淘宝盖楼挑战赛设置了竞技场机制,一旦战败,一方的门票钱都会被对方战队“夺走”。而求胜欲是人的天性。这种玩法设计就是利用用户的比赛心理和胜负欲,看到对方战队比我方高,求胜心切的参与者就想去拉人来盖楼,不断互争高低,越挫越勇,开启日复一日的斗楼之旅。

  淘宝也在刻意引导用户的求胜心理。例如,玩家所在的战队队名可以随时更改,各种引战、调侃式的队名——拆迁队VS钉子户、你叫啥VS叫我爸爸,让游戏充满决一死战战的火药味。

  2. 鸽子效应下的“盖楼上瘾”哈佛大学心理学家B.F.Skinner进行的

  鸽子试验显示,不管是频繁刷微信刷微博,还是炒股,都会让人偶尔尝到甜头。基于前期的精力、时间的投入,在赌徒心理的共同作用下,人们始终相信自己预期的目标会到来,再无趣或者再多亏损都有了盼头。在盖楼对抗赛中,用户偶尔的胜利和红包是推动用户继续游戏的精神动力。

  损失厌恶效应也认为,同量的损失带来的负效用为同量收益的正效用的2.5倍。因为淘宝盖楼是强制参赛,而且赢与输是两个极端的对立面,为了不让自己经历那种输掉的不愉快的体验,即使花掉几十块买楼也要赢一个低于该价值的队伍奖励红包。特别是在“最大金额9999元清空购物车心愿大奖”此类诱惑的支配下,用户更愿意为那貌似唾手可得的利益持续加码,深陷盖楼游戏无法自拔。

  3.全民狂欢下的从众跟风“淘宝盖楼”所引发的全民狂欢,与其说是消费者之间兴趣、情感、认知等需求相契合产生的一种社交结果,不如说是一种社交跟风,是一种

  社交迎合下的群体性行为——“人们追逐的只是害怕被落下”。此前的“锦鲤”热潮、《旅行青蛙》也是如此。

  当收到亲人和朋友传递的打折信息、游戏攻略、盖楼求助时,用户意识到周围的多数人都在玩这款游戏,就会产生一种无形的社交压力。这使得这名玩家“被迫”去喜欢这款游戏,从而获得更多的社交机会,满足社交心理需求。

  1.短期:预热营销,为双十一引流双十一在即,淘宝发起盖楼最直接的动机就是为双十一引流。通过用户、淘宝平台、媒体等多方的信息传播,对广大用户进行议程设置,提升双十一的传播声量。同时,淘宝作为一个整合各个品牌的电商平台,通过发起“盖楼挑战赛”这类的全民游戏,能够在游戏中持续露出品牌信息,增强品牌知名度,提升双十一的产品销量。

  2.中期:新人引入,提升用户活跃度从AARRR漏斗模型来看,用户增长有五个步骤:获取用户(Acquisition)——提高活跃度(Activation)——提高留存率(Retention)——获取收入(Revenue)——用户推荐(Referral)。淘宝盖楼游戏就是在

  获取用户Acquisition这一环节发力,充分调动用户心理欲求,短期内造成刷屏效果。在人口红利下降、拉新成本高的当下,淘宝巧妙复用现有用户存量,通过游戏的手段让用户拉新,为淘宝导入新生力量,也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用户活跃度。

  3.长期:加码社交,巩固电商巨头地位拼命盖楼的背后,是从未放弃社交的淘宝。近些年,面对拼多多、云集等社交电商的兴起,淘宝用户流失的局面日益严峻。近看整个2019年,社交电商以几何倍数的速度迅猛增长,成为资本、www.787849.com。行业等追逐的风口。

  因此,香港特马资料999973C1驾照科目一考试题库在哪里找?!继淘宝10周年时“变型“主题提出后,淘宝社交化的步伐也逐渐加快。如果说今年618叠猫猫游戏是其游戏社交化的试水,那么此次盖楼游戏则是真刀真枪的实干,将用户社交圈的最大潜能挖掘出来,走向社区化、内容化、本地生活化。

  掏光社交圈后的一地鸡毛有人称,淘宝盖楼让我经历了有生以来存在感最强的高光时刻,不仅天天收到来自身边亲朋好友的“微信红包”,还开始频繁与微信通讯录里面的各种僵尸好友联系——失联多年的初恋女同学开始联系、深夜前前前任淡淡甩出一句“在吗”、小学老师发来一段助力请求。这大概是最近很多人的现状,交流方式就是以无厘头的寒暄开始,以助力链接结尾。最近,知乎上甚至出现了一个热门话题“你怎么看朋友圈出现谁发双十一盖楼就拉黑删除”,可以看出,广大用户被盖楼信息所困扰。

  淘宝的这场双十一预热营销是对用户社交圈的任性考验,同类盖楼助力信息狂轰滥炸带来的无奈,并非只是盖楼者认为的“只是动动手指头而已”。特别是接近20天的超长活动战线,这是一种消耗人缘的无效互动,极易败好感。

  这类行为跟微信朋友圈“求投票”的链接无异,何尝不是一种消耗人情的绑架?特别是在用户对数据隐私的保护意识日益提升的当下,点击链接的同时就是在暴露自己的信息、习惯与偏好,将自己更大程度上置于数据监狱当中,助力信息在此意义上又会给好友造成更大的困扰。

  淘宝盖楼助力实质就是利用用户的社交关系吸引更多的参与者,扩大品牌的知名度,为淘宝导流,压榨用户的人脉价值和拉新能力,让用户竭尽全力帮淘宝宣传、拉客,在无形中消耗用户的精力和时间。抱着薅商家羊毛的心理,用户不断复制、粘贴、转发盖楼的信息,此时,想薅羊毛的用户反成为被淘宝薅羊毛的羊。

  忽略了沉没成本,即忽略了我们盖楼中消耗的社交货币、自身精力、时间成本等等隐形支出,只关注以显性方式呈现的红包奖励的得失。这一过程就是用户在用自己“充裕”的时间、精力来换取购买商品时的

  价格让渡,这对价格敏感的用户来说是非常有吸引力的,但是对价格不敏感群体来说,并不具有吸引力。这在一定层面上又形成了价格歧视,商品可能利用用户的参与度、市场的区隔来制定不同的价格策略,与消费者的心理预期价位进行博弈,最终获利者仍然是商家、是淘宝。掏光朋友圈盖的楼,最终不过是一地鸡毛。于长远发展来说,淘宝的这波预热营销与互联网思维下的“用户至上”理念是相违背的,同最近的拼多多红包一样为广大用户诟病,用户在这其中就是一波波等待资本收割的韭菜。Netfix提出

  “痴迷于消费者”的说法非常值得借鉴,在当下成熟的商业化互联网世界,商家要真正从消费者的角度去看产品、看营销策略,而非聚焦商家自身利益。